你的位置:辽宁11选5 > 走势图分析 >

铺垫了小镇可以买到的所有华贵舒适的被褥

冰风之钥,是平凡的小镇上的一家颇有名气的旅馆,虽然不是最大的那一家,客人最多的那一家,但绝对是最‘贵’的一家。而这家旅馆的价格,是在瓦夏贤者大人的使命任命书刚刚到达的时候涨上去的,与涨价同时进行的,还有‘乡村风味式装修’,务必让每个客人感受到这无特色产品无特殊习俗无特别环境的小镇里,实际上根本就不曾存在过的‘小镇风情’。不过,效果也相当明显。据统计,代表国家代表人民来见贤者大人的‘高’(指有权)‘贵’(指有钱)勇者中有三分之一住在了这家旅馆,剩下三分之二是有钱都排不上号的。顺便说一下,这家旅馆瓦夏贤者大人拥有了十分之一的股权,该旅馆的老板是莉丝‘收集’物品的主要代售者,和莉丝拥有整整六年的良好合作关系。也因此,当瓦夏小姐在某个悠闲的下午微笑着出现在冰风之钥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人发现什么不妥,只有该旅馆的老板瞥去意味深长的一眼后,贤者大人带着和平时一般温柔唯美的微笑来到了夜尾国使者的房门前。对于大贤者的出现,精灵奈西显然非常的吃惊,以至于没有保持住平时的那抹彬彬有礼的微笑:“瓦夏小姐,不是说明天早上再商量具体细节吗?”“但,我想,提供一些资料也是必要的吧!”瓦夏微笑着回答:“这是我的疏忽,所以……”“还是,请您先进来吧!”发现到四周装修还算豪华的房门后越来越多窥探的目光,并不准备现在就成为众矢之的的奈西只好如此要求道。“呵……”听到这个邀请,瓦夏轻笑了起来,金红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异彩,却轻笑着,步伐优雅的踏入房门,然后貌似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是一个旅馆中还算豪华的单人房间,但唯一对得起其昂贵的住宿费用的,大概房间还算大的空间,至于装饰方面,为了所谓的‘淳朴’的‘地方特色’可以说几乎完全省略。事实上,从该旅馆装修的内容来看,充满‘风情’的豪华间的质量绝对比不上普通间,至少莉丝情愿去睡普通间那‘普通的’的柔软被褥,也不愿意碰豪华间‘别有风味’的硬木树桩床,以至于瓦夏一直怀疑旅馆的老板会不会因此被客人痛扁一顿。其实瓦夏根本不必有此忧虑,娇贵的贵族们在这种方面的承受能力倒非同一般,只要可以在尽可能的地方显示自己与一般民众的不同,他们是不会在乎床是什么构造,更何况关于贤者就是该店股东之一的传闻,令他们觉得自己比普通人更接近‘命运的勇者’的称号。而对于贤者大人真正选中的勇者也在这旅馆里‘烧钱’的行为,只能说人类是具有共通性的动物,即使是‘未来的英雄’也不能免俗。当然,这是在不知道所谓勇者隐藏的扭曲性格下,光针对‘勇者’的称号做的自我安慰而已。不过,显然‘烧钱’归‘烧钱’,夜尾国的使者明显不是为了表现自己对虚无的自然风情有出色鉴赏能力,而愿意亏待自己的人。因此他在那被该旅馆的‘高贵’客人表面上称赞不已,其实恨得牙痒痒的木桩床上,铺垫了小镇可以买到的所有华贵舒适的被褥,床铺也柔软到令人怀疑眼前这位是否真的是精灵而非童话中的娇嫩的碗豆公主的地步。看了那么一层又一层的被褥,让人直犯困呢!但除了夸张的床以外,其他地方倒整洁的宛如没有人入住一般,这个精灵,简直像是按圣骑士的标准培养出来的。在作出如此想法后,瓦夏似乎漫不经心的问道:“法师大人他……不在吗?”“他的身体不太好,所以已经在自己房间睡下了。”在贤者进入房间的瞬间,精灵奈西已经恢复了平时笑容,彬彬有礼的说道:“瓦夏小姐,您先请坐。请问,你要杯咖啡吗?”“谢谢。但我更喜欢红茶。”如此回答以后,无视于奈西已经特意拉开的椅子,瓦夏径直来到床边,稍稍推开多到碍事的被子,坐了下来。“瓦夏小姐,床没有整理过,可以请您……”“在哪里做都无所谓。奈西先生,这是小镇的全部资料。”用充满粉红色的声音说出似乎很正常的话,瓦夏懒洋洋的靠在柔软的被褥,然后竟然缓缓的从胸部位置抽出了不知怎么隐藏在那里的厚厚纸张,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也正因为缺少了填充物, 湖南快乐十分投注网站少女贤者的衣物闲散的搭拉下来,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网欲露欲掩的满是春光,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网站再加上后面床上零乱的被褥,其中的暗示性不言自明。但这种忽然出现的奇异气氛似乎对奈西没有任何影响,姿态优雅的将泡好的红茶放在床头柜上,他目不斜视,依然微笑着的去接还带有少女体温的资料:“谢谢您特地送过来,瓦夏小姐。”“不……”用暧昧的呻吟般语调应道,少女并没有立刻松开资料,面对着精灵没有任何变化的微笑,宛如朝霞般的眼瞳里闪过了一丝挫败。木头!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话说回来,好吸引人啊!这张床……少女迷惘的蹭了床单两下,然后依依不舍的支起身子,借着传递资料这个动作,她美丽的脸上仰四十五度,这是一个可以让对方清晰的注意到自己秋波荡漾的眸子和微翘的红宝石一般的嘴唇的姿态。接着,少女纤长的手指轻巧的划过了了对方脸上秀气的线条。“瓦夏小姐?”精灵迟疑的呼唤,但他依然充满绅士风度的站立着,并且很正直的回望向贤者。“什么?”少女凝眸微笑,如落日一般滚烫的金红色的双瞳却瞬间变成了鲜血般的颜色,甚至没有了瞳孔的存在,就像是满盈的赤月,鲜红却冷漠,充满魔性的魅力。而也正如所有被赤月所笼罩的纯洁生物一般,有着纯正血液的精灵觉得自己浑身发软,意识正渐渐的离他而去。不好,着道了吗?尽管想从完全的鲜红中挣脱出来,但却没有任何的反抗余地,奈西只能徒劳的与企图脱离自己的意识相互纠缠,听着带有鼓惑意味的女音在自己耳边轻轻吹拂着:“奈西……精灵奈西……奈西斯多尔·达格鲁……今天你见到了贤者大人对吗?”“是的……”“她来给送资料的,是吗?”“是……”“她很漂亮,是吗?”“……”“这家伙不会审美观怪异吧……算了,继续……你抱了她,对吗?”“不……”“男人是不能不负责任的……你抱了她,对吗?”“不……”呜呜,走势图分析不是已经成功催眠了吗?怎么还是不行!最终,那个女音变成了吼叫:“什么不啊!你抱了……”“怎么贤者大人还长尾巴的呀!”“呀啊!”在女子可怕的尖叫声中,奈西瞬间惊醒了过来,然后看见自己的同伴,法师哥迪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坐在床塌间的被褥中,而他的手里拽着的是一根雪白而且顶端尖尖的长尾巴,这条尾巴的另一端联结则在尖叫着的‘贤者瓦夏’的裙子下面。而事实上,这少女的裙下还有两条相同的尾巴在晃动着。如果,对动物有研究的话,会发现那是狐狸的尾巴。不过,到底是什么动物的尾巴对法师来说不具有任何意义,他冷冷的笑着,一团火焰迎面飞上了那张和贤者瓦夏一模一样的脸孔。“不--”少女挣扎着想躲开,无奈自己的长尾还在对方手中,她只好几乎在火焰碰触到自己皮肤的同一刻,就疯狂的拉拽自己金红色的头发,似乎这样就可以摆脱火焰的袭击。令人惊讶的是,她燃烧起来的‘脸’和头发竟然真的一起被她拉扯了下来,再次落在肩膀上的是铁锈一般杂乱的发色,而满是雀斑的脸孔则没有那伪装出来的脸的一半好看。“莉丝小姐--?”惊讶的叫声来自奈西。“还打算骗人么?”法师则开始酝酿第二团火焰,但从嘴边那抹邪恶的笑容来看,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在烧什么。“谁骗人了?!人家,人家本来就有兽人的混血!前面的章节有说过我和瓦夏是一个爹生的么?”把着火的假面远远的丢开,见夺回长长的尾巴无望,莉丝哭叫着对哥迪指控道:“你,你不是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这里就是我的房间,因为有点发烧才叫奈西守着的,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似笑非笑的望了一旁的精灵一眼,法师终于松开了少女的尾巴,捂住苍白的脸孔反问:“我倒要问,莉丝小姐你为什么会这样出现呢?”“我……”单纯的说送资料过来,傻瓜也不会相信吧!但也不能直说想催眠精灵奈西,给他伪造侵犯了自己妹妹的虚伪回忆。在中午饿醒后,经过仔细思考,莉丝发现自己和贵族的生活模式毫无交接点,即使奈西愿意送上门,她也得考虑一下,要使用这张‘免费餐卷’,是否有进入使用‘餐卷’的高贵场合所需要的衣装和礼仪。想麻雀变凤凰,也要认真考虑一出身就是凤凰的家伙会不会来咬自己这只‘变异品种’。但难得有那么那么好的机会,放过又实在对不起,于是这位声称自己是用技巧弥补不足运动能力上的不足的小偷,决定易容成自己妹妹来狠敲一笔--聘礼。对于这种行为,莉丝大小姐的解释是:“反正达格鲁大人以后必须为贤者效忠,所以由现在开始他就觉得亏欠了我可爱的妹妹的话,只能增加他的忠诚度。至于准备敲诈的钱吗……?我可爱的妹妹(饲养员)就这么给他们拐走了,当然必须给予补偿。”不过由于对自己的易容和催眠术有十足十的把握,没有先准备好退路实在是不智之举。丝毫没有任何愧疚,只是单纯懊恼于行动失败和现在的尴尬处境的莉丝只好苦苦的冥思着。这时,一旁似乎才缓过神来的奈西竟然代替莉丝准备好了借口:“……我想,这事件一定是贤者大人给予的考验之一吧!”“啊?是的,当然是这样。”莉丝慌忙点头应道,全然不顾自己在催眠奈西时,意图灌输的可怕内容。实际上,就算奈西和哥迪准备对此提出疑问,莉丝也绝对会以‘你们弄错了’‘精神恍惚时的幻觉’作为借口否认到底。总之,在死皮赖脸方面,这位小姐有绝对优秀的盗贼资质。意外的竟然没有人对莉丝破绽百出的谎言作出疑问,连刻薄的哥迪也不过眯了眯妖异的美目,只是冷哼了一声。茶点成为受害人的奈西竟然还温柔的微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感谢莉丝小姐特地把资料送过来。如果不介意的话,请您坐下来品尝一下红茶如何。”“不,我不喜欢红茶……不,我是说我该回去了……”纯粹只是为了假扮瓦夏不露破绽而选择了红茶的莉丝皱起了眉头,然后以落慌而逃的姿态企图开溜。不知道为什么,无论是温柔的微笑着的精灵,还是诡异邪美的法师,都给莉丝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没有妹妹那种对未来的敏锐感觉,莉丝那和兽人血液一起遗传到的野性直觉却也无比准确。尽管这种直觉不过狭隘到‘面对比自己强的人马上服输’,‘在危机来的前一刻马上逃跑’,但对连成为盗贼的野心都没有,愿望是睡到死为止的莉丝来说,这种直觉相当的有用。而眼前的两人,不知为什么就同时带给了莉丝‘绝对的不能违抗的强者’和‘很危险的气味’的感觉。对莉丝的恐惧毫无察觉,或者应该说,‘似乎’毫无察觉,精灵奈西笑笑说道:“那么,我送您回去好了,莉丝小姐。”“不用了……”“啊啊,让小姐一个人的确不礼貌,我也去好了。”法师附和道:“而且我也该出去走走,闷着身体似乎更不舒服。”“可是,哥迪大人您……”“那么,莉丝小姐,请吧!”“呜……”现在感觉上升为已经成为对方猎物的莉丝发出悲惨的呜咽声,她开始从真正意义上为自己今天的行为而后悔。然后只有在处境不妙的时候才会想到神灵的存在的她,开始不负责任的祈祷,有俊美的帅哥之类的角色把自己从不安中拯救出来……对于她这种想法,似乎应该作出更正,她不是在祈祷,只是纯粹在妄想而已。然而,就在莉丝真正踏出旅馆的那一刻,还真有一个声音说道:“你们,把这个女贼留下来。”这并不像是拯救的话语呢!回望说话者,莉丝不自觉的头痛起来。眼前像圣诞树一样的人物,好像也是某国的使者,至少他曾经去拜访过贤者。然后出于不知道是对侮辱了美女贤者名誉的姐姐的愤怒,还是对让他难忘的陷阱的怀念,此人对捕捉莉丝有着超乎寻常的热情,并且坚信善良美丽的瓦夏会对他正义的行为表示赞赏。今天一定是我的灾难日。莉丝如此想到。################################提到莉丝和安德的能力方面,拿网游来举例子,如果安德是把点数全部加到敏捷方面的全敏盗贼的话,那么莉丝就是把点数全加到智慧方面,而且只练习陷阱,还有辅助性能力之类的智慧型……换句话说,就是擅长安完全不会的那部分能力。反正我老实承认我设定不出全面发展的‘优等生’来。而至于单打独斗方面,莉丝当然不如安德,但她的智商绝对比安德高,应该说是组队才可以发挥本领的人物……所以,不要说她没有用……虽然,她真的很没用。

,,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